轱辘、咕噜、骨碌、轱辘–一个轱辘的前世今生

贾亮的自行车

之前的Tikit照片大家都看过啦,就不再重复发啦,因为骑了几万公里,原来的内变速已经乱掉了,所以第一次更换Tikit的轱辘,实际也不是第一次,在大约五六七年前,因为tikit前花鼓轴承不太好了,当时换了SVP的发电花鼓,这次是第三次换Tikit的轱辘了,原来的内九速轮组,2.9kg,于是在马云家从轱辘歌那里买了一对轱辘,后轮加上内外胎,900g多一些,于是我的车车两个轮子减重了3kg(轮组+挡泥板),变成了这个样子:

贾亮的自行车

当时把SVP的前发电花鼓也换下来了,换成了新的前轮,也减重不少。但是,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乱花钱,没过多久,我就又从马云家订了一个SON的发电花鼓轮组。
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
现在这个轮组已经为自己服务有快一年了吧,我才发现,当时订的是亮银的轮组,发过来的是磨砂银的。哈哈。我的前后轮一个是磨砂银,一个是亮银。不过也无所谓啦,你想我一年才发现这个问题。
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
因为我把内九速换成了别的轮组,又不想安装外变速,所以改成了单速。
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
我一直是这样子的使用的,现在想来,把这个黑色的打磨成亮光银,就会更漂亮,不过当时总是觉得丑,也是有人告诉我,这样使用塔基会坏掉。于是从闲鱼上收来一个CHRIS king的花鼓,花鼓是32孔,自己找到了一张图,算的辐条长度,跳着编了一个24孔的圈。

辐条第一次算错了,后来驱动侧的辐条又买过一次。

编好后,发现买来的King花鼓都没有声音了,于是又拆开来维修。下面的图,是前后对比图,大家自己看吧,这个卖家说的功能正常的花鼓,实际正常的功能只是还能转。
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
煤油真的是个好东西,好像外面擦干净的零件,放进去一堆黑黑的东西就又出来了,我还把培林随拆开来维护。
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
塔基基本上都坏掉了,正在联系KING看还有库存的塔基不,有的话想换个塔基。

下面是擦干净后的零件,驱动的这个RingDrive都已经把齿的尖磨的没有那么尖了。

贾亮的自行车
贾亮的自行车

维护好的花鼓,装在我手编的轮子上,因为没有校准的工具,编的很一般,也算是第一次编轮组,要求也不高,现在骑了1K左右,感觉还行。



这个轮组,已经进去了4K了,超过新花鼓价格啦,这个圈是拆了之前的轮组,编好才发现,不知什么时间,这个圈可能在我跳某个马路牙子时,变形了,有一个地方已经凹进去了,等有机会,再弄一个vielocity的或者换一个新的NBR。好像又变成秀车贴了。

不杀之恩

鬼使神差的,路过这个路口时,红灯,我就直接左转了,鬼使神差的,过了桥我就直行了,于是,在路过路口时,鬼使神差的,快到路口了我正好赶上变绿灯,没有太多减速,不过当时已经不再踩了,在滑行,大晚上的,鬼使神差的,路口等着好几辆车,看不到左面,鬼使神差的,有一辆SUV闯红灯,鬼使神差的,洒水车刚过去,我一个急刹,就这样了。还好前面速度已经不快了。

还好是温度只有6度,穿了一个厚裤子,里面还有保暖的骑行护腿,只伤到一点皮皮。左手的大拇指指甲有受伤一点。

黄色是真常骑行的路线,红色是今天走的路线,黑色是逆行车辆的行驶方向。

安全第一,还是按自己经常骑行的路线来吧,人嘛,是一种骑怪的动物,总是想打破一些什么,实际上你习惯的可能才是最好的,不要再找什么标新立异的东西,不要走的太久了,忘了自己出发的目的,按计划,一般都是最快的,如果按之前的路线,应该不会这样。

这是在13年以后,第一次骑车受伤破皮,人是一种回忆的动物,最近也总是想起以前,在15年迁到天津后,骑车有过几次摔伤的经历,不过都不算什么,第一次是在上一个4公分左右的台阶时,因为角度过小,路面刚下过雨,车倒了,不过自己把车丢地上,自己站住了,第二次在车库,因为刚洗过地,车倒地上,把饭盒摔碎了。

这一次,是第一次人在天津受伤。

不过,因为车受伤,不是第一次,在15年春节后吧,看到一个大妈和一个大妈的妈妈,想把一个轮椅抬到大约七八阶台阶上,我就自己把轮椅从下面直接搬上去了,当时太快了,因为着急上班,到单位,就不能弯腰了,去了天津的三医院,吃了两周药,还是动不了,后来坐出租车去天津医院,被一个急刹治好了。

在来天津之前,第一次被人撞,是在这里,我正常行驰,有一辆机动车来到自行车道上,追尾直接把我撞到边道上了,车人都没有坏,他说着急给孩子买蛋糕,我也没计校,就休息几分种继续骑车上班了。

当时骑的还是台650C好像,或者是700C,这台车陪了我也就六千多公里,就出手了。这台车好像只出过这一次事故。

后来,换成了P16,P16也只有一次事故好像,购自北京的远行美,当时晚上回家,路上有一个地方施工,有一个大坑,没有灯没有标识,直接头朝下掉进去了,车架都歪了,还好当时100多KG,有弹性,要是现在70KG,估计就骨折了,只有手掌有超级小的划伤,车架变形而已。

后来换成了JP8,也是自己最严重的一次事故,有一天晚上自己和同事想去爬妙峰山,打算半夜上去,在山上过夜,结果路过首钢老楼时,有一个下水道没有进盖,碎了头盔,断了门牙,附送了兔唇,当时晚上我骑的是别人的P8,别人骑着我的JP8,还把P8的前叉摔变形了。

图上的嘴唇上是在301医院实习大夫缝的,没洗干净,后来在朝阳医院又拆了,清洗过,刮了一点坏肉肉后,重新缝过的,当时大夫人也特别好,为了怕颢响我的大脑,没有给我打麻药,那种爽,记忆很深,当时有短暂的失忆。

真心的感谢远行美黄哥借给我的头盔,后来一直也没有赔黄哥这个头盔。

当时出发前,没有带头盔,黄哥就说,拿我的吧,要不黄哥,你们看不到我发这么多字上来啦。

还有一次,给JP8换了kojak,从远行美骑到东直门地铁站,车胎爆了,直接把腿上的一块肉弄下来了,把肉扣上去,骑车到单位,把肉拿下来,消下毒,再扣上去,说是肉,可能皮的成分多些,几MM厚,后来,这块肉长住了,也活了,只是没有毛孔了。就不拍照了,不好看。

再后来,就是tikit了,比较严重的一次,是在北京沙河北大桥下,被一个逆行的电动车撞了,还把我的brooks车座撞坏了,结果他们还没有钱,我只想打车回去,他们都没帮我出打车费,我打救护车回的家。

后面,一直都很好。直到今天。

写到后面不太想写了,累了。感谢您的耐心阅读啊。

现在为了安全,通勤的车,全部都有发电花鼓,前后灯永不熄灭,骑公享单车有时都带头盔,从不闯红灯,不着急,安全第一。

把横把套—铛–铛—铛

这辆tikit是2009年组装的,现在差不多十年,好像之前还记错,以为十一年了。

最原始的样子是这样的

当时还不知道Levis,一直穿一个textwood的牛仔裤,用这个也是真皮的座垫,因为前面是向外张开的,四个月后,牛仔裤的档部就被磨坏了,当时比较喜欢皮质的座垫,并且单位要求一定要穿牛仔裤,所以选了Brooks的B15,当时住的房子是平房,也没有想上楼的问题,没有想到车的重量,直接选了B15,钢轨的,现在很后悔,坐了十年了,也不想换了,不过真的重,由其上楼时,现在是七楼没有电梯,说起来,这个事也是我的错,我一直是折起来拎上楼的,因为有一次后面包里放了几斤苹果,还把腰扭了,还因为这个买了一辆brompton,结果骑了一万多KM后,还是发现tikit比brompton好骑,当时要是知道把座垫的前半部分挂肩上上楼,可能省去买一辆brompton chpt3了,加上改装,也不少钱,brompton买包就花了小20K。

后来自己又是不想放弃tikit,再也买不到的型号,据说现在bike friday在找新的资方,没准这个公司都不会再有了,我的快折版tikit真不想丢掉。内九速的花鼓也不好骑了,就想改成单速的,现在改完,骑着挺好的,最近又无聊,就开始乱弄。有些东西和人,真的错过了,就是错过了。

原来sram的内九花鼓差不多要3kg,换了一个单速的便易轮组,轻了好多。

刚换单速轮组时,把前面的发电花鼓也换掉了,当时车了减重了3kg,只是因为换了两个轮组。

这个坐垫差不多坐了九年,原来的books皮子特别厚,我的车受过一次伤,在北就被电动车,当然是逆行的,撞了,车座磨掉好大一块,经过岁月的沉淀,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。

如果刻意的去打磨估计早就好了。

好像很多内容和主题无关,现在回到标题的三项内容。

最早的把横,因为有内变和转把的铃铛,差不多要60多CM长,原来是这样的

后来,因为换了内变,并且转把铃当,在09年是很新鲜的,还有人把铃打磨,露出里面的铜色,也是很漂亮的,要磨一整天,现在因为。。。1,共享单车也是这样的铃当,2.在骑的稍快时,如果前面有人,转把铃当需要稍松开握把横的手来转动,不太安全,所以决定换掉了。下图,共享单车的,对比上图。

于是就想到了自己在brompton上用的supurcycle的小铃当,果断下单,然后去掉铃当和内变转把后,两边不一样,搞到三根小辅条,结果DT的辅条头大,经过打磨,把横变长啦。。。现在的转把变成这样啦。

现在的把横长度在46左右。小铃当完美安装在ex的刹把上,不过可能打算再往里安装一下铃铛,移到刹把的里面,再向里靠一下,因为骑行时手的左边会一直太靠近铃铛。

如果有强迫症的估计会被我的把横治好,切短时,左边比右边靠1mm,两把把套,都是20片皮,右边比左边长3mm。

现在的计划是,收一个chrisking的后单速花鼓,自己编一个后轮组。32跳24编。

等有时间,把我这两台349上用的灯,再给大家介绍一下。

看到这的车友,我真心感谢你,真的,写的好像流水帐。实际好多东西也是之前发过的,重复了,大家多多谅解,人老了,说花多。昨天骑车出去,买水时,小姑娘一直确认,“您确认要凉的吗?”有常温的需要吗?我已经老了。

对了,现在整车是这样的。

岁月的痕迹——链条和尾钩

这根链条应该有八年了,记得链条是一个车友装车时多买了一根,我就蹭过来了,换了原来的旧链条,这个车友已经在异地,有少年变为人夫了。实际真的不止是车友,送我链条的Kevin同学,算是我的恩人,有几次对我超级大的帮助,真心希望他在上海键康快乐。

这根链条到我手里也就八年,骑了也就几万公里吧,当时就这一辆车,天天骑,每天31km通勤。

链条应该从来没洗过,估计八年来用毛巾鲁过三次两次,因为内变速,后飞轮17齿,前面有护盘,也不用清理,也没什么杂音,最近换下了内变速轮组,改了单速总感觉链条有响声,拆下来用牙刷清理了两个小时,至少一个半吧,发现这些岁月的痕迹真的清理不掉啦,该换轮组了。还有这些修了的盘钉,是不是也该换换?

还发现尾钩角度偏大,截掉两节把尾钩向前调了几度。最后一张图中是调节后的。

Tikit重得新生

这台老旧Tikit 13.7kg,现在已经入手了Brompton,可是tikit也不能一直放在家里啊,卖掉吧,再也买不到了,至少是买不到新的了,所以,还是想留下来。

内九的花鼓,不知道是骑坏的,还是调不好搞坏的,已经不太好用了,再装一个新的内变花鼓吧,现在的七楼没有电梯,内变花鼓在重出将近两公斤,还是改成单速吧,估计不大会用它爬山了,也有可能有一天,改成九速吧,现在觉得单速够用啦。

经过了好久的屯件与改装,由最初的14kg,减到了现在的10.2,没有用什么太不结实的件,实际只换了轮组,主要的减重就在这里,把挡泥板拆掉了,因为也不常骑了,偶尔骑一下,曲柄也换了一下,不是为了减重,只是想换一个样子,实际换完发现,不如原来的好看好像。

货架本来要拆掉的,不过原厂的折起来的可以支住车子的一个U形的支架找不到了,现在先留着这个货架。如果真的还想再轻一点,可以把车座换掉,把套换掉,把横换了,估计还能轻一公斤。不过也没有太大必要,把横还是想要亮银色的,坐管也不换了,喜欢这个亮银色的。

轮组,两个轮组差别明显吧,老轮组:

新轮组:

中轴也换也BB93了,原来的中轴:

拆中轴时,因为十年没拆过这个中轴,锤子都变形了,因为不敢用锤头,用的柄,结果。。。

拆下来的中轴,这个中轴好重啊,不过十年了,几万公里,风里来雨里去,拆下来还是很润的,不过已经拆坏了,左侧的塑料件坏掉了。

车灯灯学了brompton,装在前面,感觉比装在把横上好看多了。

再给大家看看收到的6600曲柄,十年前的XTR刹把,我我的车车被磨坏的驻车件的磨损。

原来的曲柄是不是更有感觉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