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

Posts Tagged ‘安全’

差点又受伤—大山子的一棵树.

February 1st, 2010 No comments
一直坚持骑行时带眼镜,头盔,之前头盔救了我的命,今天,再一次,使我免于受伤.:) 今天晚上当我骑车到地图上的位置时,灯暗,到近前才发现路当中有一个类似树的特体躺在那里,来不及转 弯,已经太近了,就那样骑了过去,有树枝打在眼镜和头盔上,人一点都没有受伤.:)万幸啊...要是没有眼镜,怎么眼睛也会受伤的.至少眼皮....撞断了几个小树枝.:) 自己看了看没有受伤,回去把树从自行车道上搬开,快乐的骑行回家了. 回家查看,TIKIT没有受伤.:) 今天单位请吃饭,给老婆打电话请假时电话关机,吓得我没敢去,回家吃的饭.:)
Categories: 生活=快乐 Tags: , , ,

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因井盖缺失(劣质井盖被汽车压碎)严重摔伤–记一次骑行事故

August 9th, 2009 5 comments
所有GPS时间为太平阳时间,正确时间为太平阳时间+8 2009年8月6日凌晨,本人贾亮,在石景山区阜石路与阳庄东街交叉口向南50米处,因为雨水井无盖,造成严重摔伤.此处无路灯,路口无明显自行车标志.以及无任何警示标示,在夜间行人无法查觉井盖缺失. 本人自行车上配有车灯. daodishijian 以上为事故发生时间,算上时间差,应为6号零晨1:45分.当时根据我同事的描述,自行车前轮整个掉入水井,我的人飞了出去. 事7分钟后,我开始有意识,由我同事扶着,开始找医院.当时我只能说是有一定意识,因为同事比较紧张我的伤势,心思全部放在保住我的身命上,没有报警. thespeedwhenhapen 这是掉地前我们骑行的速度,可以说是非常的安全,和步行的速度差不多.我们没有超速行车. 零晨2:46分,在首钢医院,因为医院没有口腔科,只是给了一个纱布,还有一个口罩,建议我们到301医院,于是我们乘坐999急救车,来到了301医院 在301医院进行缝针后,因为当时值班医师人员不全,无法进行破伤风注射和牙齿处理.4:21分,打出租车,开到朝阳医院. 在朝阳医院结束后,下午2:12打车来到事故发生地取证.直到4:16分,路政工作人员来到现场,进行现场调查后,建议我7号到石景山路政. 以下为照片与介绍: xu1第二天中午受伤的井盖边上的血 自己身上的血 事发地与我身上的血. 方园几平米内,布满了当时我流的血. 第二天路政工作人员打开井后,可以看到下面是损坏的井盖,井壁上可以看到6号零晨自行车掉入时的撞伤. 我自己现在的情况 受伤后的照片 朝阳医院的外科诊断,三天后需要复查. 朝阳医院的口腔科诊断,牙断.一周后消炎完整后,需要拔牙,一个月后需要植牙. 断牙X光照片 总结: 上唇复原后,可能会留下疤痕,右脸部可以确定会留下疤痕.牙齿需要拔掉重植. 脑部需要更详细检查,倒地后起来时,有短暂失忆,到现在仍不能回忆起摔倒前五分钟内发生的事,对于倒地起来后,一直到301医院的途中发生的事,比如在999车上发生的事,都无法回忆,需要更详细检查,CT报告12号才能出来. 现在脖子和胳膊都有比较严重的痛感,医生要求,如果8号后痛不减 ,需要再次检查.为了节约费用,本次医生建议先感觉下是不是越来越痛. 损失设备: 头盔 骑行头盔三处裂痕 toukun4 xoukut5 xoukun2 手台严重摔伤 自行车: 自行车前叉与大盘都有变形,正在车行进行检查. 我是一个自行车爱好者,7月份刚刚骑车去山东1300公里,对于我的骑车经验,我觉得此事,我没有任何责任. 以上费用,医院费后续的无法确定是多少,现在已经花费近1000元.由其是脑部损伤,还很难确定. 受伤后不能上班,并且估计要来回跑家,医院,石景山路政,误工费,交通费用无法确定.主要是此事,对我造成的惊吓,暂时无法判定. 自行车定损暂时无法确定 头盔无法使用,价格为应该为360元左右. 手台经过测试暂时不影响使用.还需要更进一步测试. 点击查看所有照片 最新信息:8月8号,发现伤口化脓,进行重新处理...痛死我了. 最新信息:9月13日,今日公司人事部同事告诉我,石景山市政已经联系过公司询问关于考勤的事,并向我们同事说可能需要"打官司",其石景山路政一直在强调,为什么骑行到了机动车道上,之前可能没有说明,此路段有一个自行车道叉口,叉口前没有明显自行车道标识,此路口没有路灯,而在8月6日零晨是限天,根本没有办法确认其有所谓"自行车道",另,就算我骑到了机动车道,那只是我违反了交通法,和其市政的不作为并无直接关系,其关于井盖为何破碎的理由,更为可笑,"被汽车压坏了",井盖本来就是在路上让汽车压的,如果被汽车压坏,那证明石景山市政采用的是劣质产品,这种行为更加令人质疑. 之前8月24号去过石景山路政,8月7号也去过,其工作人员态度一直不错. 虽然和其对质公堂会浪费我大量时间,不过不能让不负责任的政府部门,不得到惩罚.如果其作出的反映让我不满,我将和其对质公堂. 这次我所要求的赔偿,只限于我受到的经济损失,没有任何精神损失费,营养费等.如果对质公堂,我将提出此类要求. 希望我的政府不会让我失望.
Categories: 生活=快乐 Tags: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