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在从中关村去三里屯的路上,暴胎了。

车轮瞬间没气,车向左侧滑倒。。。。

还没好的伤口上又加了新伤口。

顺便感叹下人体的复原能力,这次把上次伤口上的“痂”弄掉了,在流血,我就把它按回去了。过了两个小时,到我拍照片时,NND,长住了。不过腿还是很痛。。。

看来人体的复原能力真的是超强的。

One Reply to “今天在从中关村去三里屯的路上,暴胎了。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