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亮的后备箱—沃德背包

这几天经常背着较大的沃德的骑行包上班,今天回家,儿子出来接我,我推着车子在前面头,他和妈妈在后面,突然贾馨杰同学说….”后备箱”….

看来,我也有后备箱了.:_

这个包是去年6月购入的,基本上以后的骑行每次都背着,包括去山东.看来今年夏天也要背着他出门啦.

NWT已经装的差不多啦,这几天要去看看,准备骑回来去黄花城玩一次.

票贩子?黄牛党?赚个幸苦钱而已,不过,排队时插队的票贩子,有点气人.

票贩子?黄牛党?赚个幸苦钱而已,不过,排队时插队的票贩子,有点气人.

用会员卡,买到的电影票无论那一场,都是40元一场,转手可以卖200元左右.一个人可以买三张,每天可以赚到四百多块,一般的工人,每个月算是两千块吧,他们几天就赚到了.

算了一下,他们每个月赚得,比我的多多了,我一个月赚得钱算他们一周半的钱吧,只不过不如他们幸苦,零晨两三点来排队,然后到十点多买到票,白天还要卖….一天睡不了多久,天这么冷,幸苦钱啊.

电影博物馆门口10点时的队伍
电影博物馆门口10点时的队伍
电影博物馆里面的队伍
电影博物馆里面的队伍
早上七点钟左右,电影博物馆门口有几百人,一大半票贩子.
早上七点钟左右,电影博物馆门口有几百人,一大半票贩子.

不能上网的日子里—-

自己大约有四个月还是几个月,家里没有网了.

偶尔用手机上网看下新闻,收发下邮件.感觉也挺好的.

没有网的日子,骑车走了不少路.没有网的日子…很安静.大家都来断网试试吧.